首页 >> 黨群建設 >>廉政窗 >> 廉政窗(2019-1期)
详细内容

廉政窗(2019-1期)

黨內決不允許有腐敗分子藏身之地——

持續保持懲治腐敗高壓態勢

改革開放以來,黨中央旗幟鮮明反對腐敗,為改革開放偉大進程清除道路障礙,為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提供堅強保證。40年來,黨領導的反腐敗鬥爭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以力挽狂瀾的氣魄和膽識,以猛藥去屙、重典治亂的決心,以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勇氣,作出了堅決打贏反腐敗鬥爭這場攻堅戰的戰略決斷,形成新時代反腐敗新體製和新格局。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反腐敗力度最大的時期,書寫了中國共產黨“自我革命”的嶄新篇章。

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堅定不移推進反腐敗鬥爭。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定不移推進反腐敗鬥爭,把腐敗作為執政黨麵臨的最大威脅,把反腐敗鬥爭作為確保黨和國家長治久安的重要保證,賦予了反腐敗鬥爭新的時代內涵、時代要求和時代元素,豐富了我們黨關於反腐敗鬥爭的實踐經驗和理論成果。“得罪千百人,不負十三億”“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深化標本兼治,奪取反腐敗鬥爭壓倒性勝利”“反腐敗鬥爭永遠在路上”……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反腐敗鬥爭的係列重要論述,係統地回答了新時代推進反腐敗鬥爭的基本立場、目標任務、治理結構和戰略布局等基本問題,並根據新的實踐對正風肅紀、黨內監督、紀檢監察等作出了理論分

析和政策指導,是推進反腐敗鬥爭的基本遵循、行動指南和根本保證,必須長期堅持。

以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宣示我們黨將反腐敗鬥爭進行到底的如磐決心。習近平總書記反複強調,懲治腐敗必須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標誌著我們黨把反腐敗鬥爭提到了新的高度。“無禁區”強調反腐敗沒有禁區、沒有例外,黨內不允許有法外之地、不允許有不受製約的權力、不允許有不受監督的特殊黨員,黨紀國法麵前人人平等。“全覆蓋”強調織密監督的天羅地網,形成紀檢全覆蓋、監察全覆蓋、派駐全覆蓋、巡視全覆蓋的“四個全覆蓋”監督格局。“零容忍”強調既不放過“大錯”,也不放過“小錯”;既不放過“違法犯罪行為”也不放過“違紀行為”;既要管住“絕大多數”,更要管住“關鍵少數”,對任何人的任何錯誤都不放過,使任何人都不存在僥幸心理。

強調落實管黨治黨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為推進反腐敗鬥爭提供堅強保障。十九大修訂的黨章鮮明強調,“強化管黨治黨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這是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的重要製度保證。反腐敗鬥爭是管黨治黨的重要內容。黨委承擔主體責任,黨委書記是反腐敗鬥爭第一責任人。黨委書記不重視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本地區本單位的政治生態不可能好。各級黨委必須責無旁貸地當好反腐敗鬥爭的領導者、執行者和推動者。黨委書記要定期主持研判問題線索,分析反腐敗形勢,聽取重大案件情況報告,對初核、立案、采取留置措施、作出處置決定等審核把關,確保黨對反腐敗鬥爭關鍵環節、重大問題的領導和監督。

黨內監督和國家監察有機統一,為反腐敗鬥爭注入新的巨大動能。整合反腐敗資源力量,黨的紀律檢查機關和國家監察機關合署辦公,實現黨內監督和國家監察的有機統一,這是新時代對反腐敗鬥爭的科學治理。一定意義上講,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國家負責對整個國家機構及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進行專門監督的力量一直不夠健全。國家監察委員會的成立彌補了這個空白,是推動黨和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大舉措。紀委與監委合署辦公,進一步增強了反腐敗鬥爭合力。兩者的監督權威更高,國家監察權是由國家權力機關授予的、由憲法規定的、與行政權、檢察權和審判權相平行的專門的國家權力。紀檢監察合署辦公,監督對象實現了全覆蓋,涵蓋了所有黨員和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督內容實現了無空白,紀檢和監察一個管“遵紀”,一個管“守法”,管住了黨員幹部和公職人員麵前兩條“紅線”,是我國推進法治反腐的重大裏程碑。

構建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製,是新時代反腐敗鬥爭的重要目標。“不敢腐”側重於懲治和威懾,通過健全違紀違法發現機製,加大懲治力度,“老虎”“蒼蠅”一起打,提高腐敗成本,形成巨大的震懾作用。“不能腐”側重於製約和監督,從製度上擠壓腐敗的空間,構建全覆蓋、集約化、鏈條式的日常監督機製,讓膽敢腐敗者無機可乘。“不想腐”側重於教育和引導,通過構建良好黨內政治生態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實現黨員和公職人員價值理念清正廉潔,黨內政治運行規則科學透明,黨內政治文化積極向上,從根本上鏟除消極腐敗現象滋生的土壤。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三者一體推進,形成了既相互作用、相互融合又環環相扣、層層遞進的反腐防腐機製。

紀嚴於法、紀在法前,實現紀法分開,是新時代反腐敗鬥爭的重大理念創新。堅持依規治黨和以德治黨相統一,堅持紀嚴於法、紀在法前,實現紀法分開,這是新時代反腐敗鬥爭思想認識的一次飛躍。黨的十八大以來,在黨內法規建設方麵,黨內政治生活製度、黨內監督製度、廉潔行為規範製度、違紀行為懲戒製度、紀律檢查工作製度不斷建立健全。在法律建設方麵,作為反腐敗國家立法,監察法頒布實施;刑事法律完善了懲治腐敗犯罪的具體規定,新修訂的刑事訴訟法實現了與監察法更有效銜接,豐富了反腐敗和國際追逃追贓手段;行政法律體係的完善約束規範了行政權力的行使。反腐敗鬥爭基礎性、主幹性法規製度的基本建立,為新時代反腐敗鬥爭提供了堅強製度保證。與此同時,紀檢監察機關貫徹落實黨中央要求,把紀律挺在前麵,深化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克服‘違紀隻是小節、違法才去處理’的不正常狀況,既用“紀律紅線”教育管住全體黨員,又用“法律重器”追究懲處違法犯罪的黨員和幹部,有力地維護黨員幹部隊伍的純潔和政治生態的健康。

 

以嚴明的紀律管全黨治全黨

2017年10月18日,北京,人民大會堂,黨的十九大正在召開,習近平總書記代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作報告。當習近平總書記講到黨的建設總體布局時,不少聆聽講話的幹部都聽到了“紀律建設”這個詞。

  把紀律建設納入黨的建設總體布局,這在黨的曆史上是第一次,表明我們黨對執政黨建設規律的認識達到一個新高度,彰顯了我們黨以嚴明的紀律管全黨治全黨上升到一個新階段。

  黨要管黨、從嚴治黨,靠什麽管,憑什麽治?就要靠嚴明紀律。如果用一條紅線來貫穿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黨管黨治黨的探索過程,紀律建設毫無疑問是很有代表性的一條。

  加強紀律建設是全麵從嚴治黨的治本之策

  紀律是我們黨的傳家寶。革命戰爭年代,我們黨以嚴明的紀律作保障,最終贏得民心,取得革命勝利。進入改革開放後,鄧小平同誌把嚴明紀律當作實現理想的重要保障,並強調,“沒有理想,沒有紀律,就會像舊中國那樣一盤散沙,那我們的革命怎麽能夠成功?我們的建設怎麽能夠成功?”

  那時,我們黨之所以強調紀律,主要是針對黨內存在的問題而言。隨著市場逐步放開和對外交往增加,諸如索賄受賄、走私販私、“官倒”等腐敗問題“來勢洶洶”。對此,黨的十三大鮮明提出“必須從嚴治黨,嚴肅執行黨的紀律”。此後很長一段時間裏,我們黨不斷加大對幹部腐敗問題的查處力度,先後查處了無錫新興實業總公司非法集資案、王寶森案、陳希同案,以及湛江、廈門特大走私案等大案要案。這一時期,我們黨嚴明黨的紀律,加強領導幹部廉潔自律工作,大力懲治黨員幹部中的腐敗問題,糾正部門和行業不正之風,確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沿著正確方向順利前進。

  時間跨過黨的十八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麵對“四大考驗”“四種危險”,習近平總書記提出,“黨麵臨的形勢越複雜、肩負的任務越艱巨,就越要加強紀律建設”。從十八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強調政治紀律,到三次全會強調組織紀律,到五次全會提出政治規矩,再到六次全會強調“把紀律建設擺在更加突出位置”……習近平總書記既劃重點,又提要求,不僅豐富了紀律的內涵,還體現了他對紀律建設規律的深刻認識。

  在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中央紀委和各級紀檢機關把紀律建設擺在突出位置,嚴肅查處“七個有之”等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問題,持之以恒糾正“四風”,堅定不移“打虎”“拍蠅”“獵狐”,嚴肅黨內政治生活,淨化黨內政治生態,推動全麵從嚴治黨取得卓著成效,凸顯紀律建設在全麵從嚴治黨中的重要作用。

  實踐在前進,認識更深化。無數案例表明,黨員幹部破法必先破紀。而黨的性質、宗旨決定了黨紀嚴於國法。基於對紀法關係及“破法必先破紀”規律的準確把握,黨中央提出“堅持紀嚴於法、紀在法前,實現紀法分開”的思路理念,強調“把紀律挺在前麵”,不僅為加強紀律建設提供了重要遵循,更為推動全麵從嚴治黨規劃了實施路徑,實現了黨的

紀律建設的重大理論創新,成為管黨治黨思想理念的一次飛躍。

  隻有加強紀律建設,把紀律和規矩挺到法律前麵,強化黨員幹部的紅線、底線意識,抓早抓小、動輒則咎,才能有效堵塞“小問題”釀成大禍害的漏洞,改變腐敗發生、發展的軌跡,從源頭上阻斷不正之風和腐敗滋生的通道。從這個角度看,“加強紀律建設是全麵從嚴治黨的治本之策”。

  把紀律立起來、嚴起來,執行到位

  有紀可依,是嚴明紀律的前提。加強紀律建設,首先要把紀律規矩立起來。

  對於法規製度的作用,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同誌在《黨和國家領導製度的改革》中有過深刻闡釋。他指出,製度好可以使壞人無法任意橫行,製度不好可以使好人無法充分做好事,甚至會走向反麵。在他的推動下,黨的十一屆五中全會正式通過了《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幹準則》,黨的十二大又通過了新黨章。此後一段時間,越來越多的黨內法規製度出台,為捍衛黨的紀律、加強作風建設提供了製度保證。

  黨的十八大後,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強調法規製度的重要作用,認為“鏟除不良作風和腐敗現象滋生蔓延的土壤,根本上要靠法規製度”“把權力關進製度的籠子裏,首先要建好籠子”,為黨內法規製度建設提供了思想武器和行動指南。

  2012年12月4日,十八屆黨中央履新不到一個月,被譽為“鐵八條”的中央八項規定出台。以此為開端,六年來,包括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幹準則、廉潔自律準則、黨內監督條例、黨紀處分條例、問責條例、巡視工作條例在內的150多部黨內法規被製定或修訂,彰顯了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把紀律規矩立起來、讓管黨治黨嚴起來的堅定決心。

  立規修規的過程,也是我們黨深化對紀律建設認識的過程。以黨紀處分條例為例,修訂前原條例紀法不分,將適用於公民的法律規範作為黨組織和黨員的紀律標準,降低了對黨組織和黨員的要求。2015年修訂時堅持紀嚴於法、紀法分開,將原來規定的10類違紀行為整合為六項紀律,還刪除了79條與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等法律法規重複的條款,紀律特色更加彰顯。

  製度的生命在於執行。改革開放後,鄧小平同誌堅持令行禁止,強調黨內法規一旦製定下達,就要當作法律一樣,堅決執行。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認為“製定紀律就是要執行的”,強調“執行黨的紀律不能有任何含糊,不能讓黨紀黨規成為紙老虎、稻草人”。習近平總書記還以身作則、率先垂範,如赴地方考察調研或出國訪問時,都親自審定方案,嚴格執行中央八項規定。

  黨要管黨、從嚴治黨首先是黨委要管、黨委書記要管。黨委不講責任,不追究責任,再好的製度也會成為紙老虎、稻草人。以管黨治黨主體責任為抓手,黨中央將抓紀律的責任壓給各級黨組織,讓一把手扛上,推動紀律“嚴起來,執行到位”。黨的十八大五年來,全國共有153.7萬人受到處分,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的有5.8萬人。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等高級幹部被查處,向全黨全社會宣示了“紀律麵前一律平等”,黨內決不允許有不受紀律約束的特殊黨員。鐵規不斷發力,禁令持續生威,彰顯了紀律的嚴肅性、權威性。

新時代加強紀律建設給紀委提出更高要求

  紀委是管黨治黨重要力量。加強紀律建設,紀委的作用至關重要、不可或缺。一部40年改革開放史,同樣是一部中央紀委和各級紀檢機關恢複重建後嚴格執紀的曆史。

  改革開放後至黨的十八大召開,紀委的職責任務、工作方式和工作目標在不斷調整和深化。從職責任務看,鄧小平同誌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指出,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的任務不隻是處理案件,更重要的是維護黨規黨法,切實把我們的黨風搞好。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央紀委提出領導幹部廉潔自律、查辦違紀違法案件、糾正部門和行業不正之風三項工作格局,之後又上升為教育、製度、監督、改革、糾風、懲處六項工作任務並重。從工作方式看,上世紀八十年代紀委注重懲戒對領導幹部的震懾作用。九十年代以來,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以建立結構合理、配置科學、程序嚴密、製約有效的權力運行機製為目標,加強對權力的製約和監督。從工作目標看,從最初以“遏製”為主到“標本兼治、綜合治理”,後來逐步發展為“標本兼治、綜合治理、懲防並舉、注重預防”的十六字方針,提出建立健全懲治和預防腐敗體係的目標。

  黨的十八大後,習近平總書記把黨章賦予紀委的職責高度凝練為“監督執紀問責”六個字,強調紀檢監察機關必須堅守職責定位,強化監督、鐵麵執紀、嚴肅問責。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要求,中央紀委和各級紀檢機關回歸黨章,推進“轉職能、轉方式、轉作風”,目的就是聚焦監督執紀問責,更好地維護黨章黨規黨紀,把不該管的工作堅決交還給主責部門。中央紀委率先垂範,將參加議事協調機構由125個減至14個;調整內設機構,取消執法監察室、績效管理監察室等部門,在不增加編製前提下,將紀檢監察室從8個增至12個,使執紀監督力量占內設機構人員的70%。

  隨著我們黨對紀律建設規律認識的深化,特別是“把紀律挺在前麵”提出後,紀檢機關工作理念發生了變化,在工作中逐漸克服了以法代紀的慣性思維,糾正了以辦大案要案論英雄的政績觀,而是把紀律作為尺子管全黨、治全黨。

  監督執紀“四種形態”是把紀律挺在前麵的具體化,為把紀律挺在前麵提供了實現路徑。在中央紀委示範帶領下,各級紀委積極踐行“四種形態”,全麵梳理問題線索,積極開展談話函詢,對審查對象以“同誌”相稱,推動黨組織加強日常教育管理,從以“法”為標準轉向用“紀”約束黨員行為,使黨員幹部自覺守住底線,管住全體黨員這個“森林”。2015年以來,全國紀檢監察機關運用“四種形態”共處理403.8萬人次,四種形態分布呈現出合理的“倒金字塔結構”,真正起到了抓早抓小、層層設防的作用。

  “四種形態”既包含懲,又包含治;既體現正風反腐的“雷霆之勢”,又展示治病救人的“菩薩心腸”;既抓關鍵少數,更在管住絕大多數上下足功夫,有利於實現標本兼治,達到政治效果、紀法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

  隨著紀檢監察體製改革的深化,特別是監委成立後,紀委和監委合署辦公,手握紀律和法律“兩把尺子”,拓展了工作廣度和深度。新形勢新要求下,紀檢監察機關堅決把“兩個維護”作為根本政治任務,切實履行好監督首責,為推進“三大攻堅戰”、機構改革等重大決策部署提供堅強保證。

  從“包打天下”到聚焦監督執紀問責,從站在法律底線到挺紀在前,從抓少數到管住絕大多數,改革開放40年來,紀委職責定位、理念方式、工作目標的變化,不啻一場深刻的變革。在這場變革中,紀律本色無疑更加彰顯。

 

甘肅省紀委監委通報3起違反

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

1.甘肅省司法廳司法鑒定管理處處長王劍違規接受管理服務對象提供的旅遊及宴請問題。2017年中秋、國慶期間,王劍接受平涼市某司法鑒定所負責人邀請,前往張掖、酒泉、嘉峪關、敦煌、瓜州等地旅遊,住宿、景點門票等費用由該司法鑒定所負責人支付。旅遊期間,又違規接受張掖、酒泉等地司法鑒定所負責人宴請。2018年10月31日,王劍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2.平涼市公路工程建設局黨支部書記、局長楊勇變相公款旅遊、違規公款吃喝、違規公款購買高檔煙酒等問題。2016年8月,楊勇以考察為名與單位3名職工在武威、嘉峪關等地違規公款旅遊;2018年春節後,組織單位11名職工違規公款吃喝,違規安排有關人員公款購買12條高檔香煙、12瓶高檔白酒用於接待,支出22144元。由於還存在其他違紀問題,2018年12月12日,楊勇受到撤銷黨內職務、政務撤職處分。

3.宕昌縣水務局黨組書記、局長白小安超標準使用辦公用房、借培訓之機違規公款旅遊問題。2015年10月至2018年9月,白小安將兩間房屋作為局長辦公室使用,超標準使用辦公用房;2017年6月,白小安在南京參加有關培訓期間,擅自去深圳市遊玩,並報銷遊玩期間生活補助費。2018年9月21日,白小安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違紀資金予以收繳。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